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四百六十四章什么是真正的狠人

    很快,老杂毛便跪在了刘志成身前不远处,而且跪在那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心里怕极了,生怕这些人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杀了,所以他跪在地上后,不停的给刘志成磕头。

    “你口中的那个三爷,在哪”

    刘志成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,嘴里慢吞吞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如果你们想要知道三爷的下落,你们去昆仑山门,他们一定有人知道的,一定知道的”老杂毛跪在地上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看到老杂毛的反应后,刘志成也就兴致缺缺的站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杂毛的确不知道大长老那个孙子的下落,要不然他早就说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件事让刘志成极度的失望,那就是这伙人的本事,本来刘志成还以为这是一伙十分强大的势力,但是刘志成完全想错了,这伙人就是仗着昆仑山大长老孙子作威作福的一帮小混混,甚至连小混混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对他们失去兴趣后的刘志成,什么话也没说便离开了,对这样的小人物下手,实在是不值得,所以刘志成很快便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刘志成他们走了之后,老杂毛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,同样瘫坐在地上的还有狗子。

    唯一没有那么狼狈的就只有那个女人,此时此刻,两个大老爷们,还不如一个女人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老杂毛便反应了过来,狗子竟然有胆子睡他的女人,今天一定要搞死这对狗男女。

    所以,在老杂毛恢复了一点力气之后,便爬了起来,直接朝着狗子扑了过去,而此时,没有了那一群黑衣大汉在周围,狗子心里压力也瞬间没了,所以他也朝着老杂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都想着把对方弄死,所以两人上来就下了死手,老杂毛虽然年纪比狗子大,但是也正值壮年,所以力气很大,狗子虽然年轻力壮,一时间竟然不是老早毛的对手。

    很快,狗子便被老杂毛再次压在了身下,不停的用拳头打,好像倒放一样,女人看到这一幕后,也是从地上捡起一根断掉的椅子腿,狠狠的朝着老杂毛脑袋上砸去。

    不过老杂毛既然吃过一次亏,很显然不能吃第二次,所以老杂毛伸出胳膊挡下了这一击,然后老杂毛恶狠狠的站起来,一把夺过椅子腿,大步朝着女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老杂毛直接一巴掌朝着女人脸上甩去,立马使得女人的脸颊肿了起来,嘴角直接流出了鲜血,也不知道是老杂毛刚才打的,还是之前被黑衣大汉打的。

    不过老杂毛很显然没想就这么放过女人,老子辛辛苦苦花了大价钱,才把你弄到老子床上,而且老子都他妈的娶你了,你竟然在大婚当天和别的男人滚床单,一想到这个,老杂毛的怒火就压不住。

    握着断掉椅子腿的手,由于用力过度,整只手都开始泛白,然后老杂毛直接一把掐住女人的脖子,直接将女人提了起来,大声的质问道“狗娘养的,跟着老子有什么不好,你竟然敢背着老子偷男人”

    虽然老杂毛这么问,可是女人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因为女人的脖子被老杂毛死死的掐住,此刻女人在猛烈的挣扎,试图从老杂毛的手上挣脱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嫌弃老子吗,老子现在就玩你”说完后,老杂毛一下子将女人狠狠摔到地上,直接将女人摔的五脏六腑都一震,然后老杂毛便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不过衣服脱到一半,此时狗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趁着老杂毛被欲火冲昏头脑,直接捡起一截断掉的木头,猛地朝着老杂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那一截木头直接插在了老杂毛的身体里面,而且由于用力过猛,狗子拿木头的手也是血肉模糊,不过狗子却压根不去管自己的手,到底会变成什么样,他此刻一脸狰狞的看着老杂毛,嘴里咬牙切齿的说道“去死吧”

    老杂毛只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力气正在快速减少,不过在求生**的指引下,老杂毛还是猛地一把握住狗子的手,然后将手里的那一截断掉的椅子腿,狠狠的从狗子锁骨上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直接要了狗子的命。

    狗子瞪大了双眼,嘴里发出了一阵阵嗬嗬声,他想大声喊出来,可是明明自己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,口中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来。

    狗子瞪着眼睛,倒退了几步,然后缓缓的坐在了地上,锁骨上插着的那一截椅子腿,还有很大一部分露在外面,使狗子的脑袋不得不朝着一侧斜着。

    不过狗子没有立马死去,他在努力的大口呼吸着,因为他不甘心,不甘心就这么死了,老杂毛看到狗子没死,强忍着疼痛,弯腰从地上再次捡起了一截断掉的木头,缓缓朝着狗子走去,他准备再给狗子来一下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老杂毛的裤子流了下来,老杂毛前进的路线上,留下了一道血迹,不过还没等老杂毛走到狗子身前,他的背后又被人狠狠插进了一截木头,而且这一截木头,比狗子插进自己体内的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刚开始,木头并没有插进多少,老杂毛回过头,便看见了那个女人用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自己,然后女人咬牙驶出了全身的力气,直接推着老杂毛朝着前方的墙壁走去。

    老杂毛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所以他被女人硬生生的推到了墙上,然后老杂毛便感觉没刺进身体多少的那一截断掉的木头,猛地往自己身体里面一轧

    几乎在那一颗,老杂毛便知道自己死定了,但是老杂毛也不能白死,直接猛地抡起手中的木头,狠狠的朝着女人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木头砸在了女人头部,直接断掉了,而女人也直接倒在了地上,鲜血很快便从女人头上流出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杂毛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,然后眼前的视线也在渐渐变得模糊,最终老杂毛直挺挺倒在了地上,死了。

    看到老杂毛死了后,狗子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面对刘志成和那些黑衣大汉时候,不论是狗子还是老杂毛,亦或是女人,都像鹌鹑一样的乖巧,害怕的瑟瑟发抖,刘志成刚走,他们瞬间便成了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,最终死在了对方手上,有些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一个人发狠,对着熟悉的人狠,算不得什么本事,对着不熟悉的人发狠,才是真正的狠人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