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四百八十八章什么是军人

    可是老者的手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老者的手,距离周爱国的脑袋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可是周爱国的枪口却已经顶在了老者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猜猜,是你的手快,还是我的枪快”周爱国笑了笑,对着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还想垂死挣扎,但是周爱国却没有给他机会,直接扣下了扳机,子弹直接将老者的脑袋打穿,老者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那些无知的村民看到老者被周爱国一枪打死了,全都愣在了原地,似乎压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片刻后,那些村民便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地上,高声呼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们喊什么”周爱国对着上来查看老者到底死没死的翻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尊者升天了,他们正在恭喜尊者升天。”翻译回应道。

    听到翻译说的话,周爱国冷笑了一下,他对这些无知的村民已经无语了,这些村民简直就是死脑筋,不懂得变通,这老家伙都已经死了,他们竟然还对着他跪拜。

    周爱国回到了车上,上车后张浩对着周爱国问道“那老家伙死了没”

    “死了,被我一枪打穿了脑袋。”周爱国回应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了,万良民可是对这些村民没有什么好感,所以万良民直接对翻译说道“告诉他们,让他们立马滚蛋,要不然一个别想活着离开”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翻译把万良民的话说给那些村民听,村民便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离开了,而且他们还带走了地上的尸体,万良民看着这一幕,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村民们便齐齐离开了道路,万良民上车后对着车队下达了继续出发的命令,过了这一段路后,剩下的道路更加的难走,即便是他们开的越野车,很多地方汽车都直接趴窝,他们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汽车从趴窝的地方挪开。

    而且老天爷很不给脸,走到一半的时候,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,而且是暴雨,汽车行驶的路线完全看不见,而且开车的视线受阻,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情况,在好几辆车因为这个原因一头扎进沟里之后,刘志成索性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停在了一片巨大的空地上,越野车围成一圈,将刘志成的汽车围在最中间,这里可不像华夏那么安全,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一伙人,来抢夺你的物资。

    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上,而且外面虽然下着雨,但是燥热难耐,汽车的空调似乎也失去了作用,在车内闷得厉害。

    很多人,冒着大雨下了车,他们手里虽然拿着伞,但是一把伞,在如此大的暴雨中,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,很快出来透气的黑衣大汉,身上便被淋透了。

    因为受不了燥热,从车上下来的人越来越多,黑衣大汉一个个举着黑伞,很快便连成了一片,这么大的雨,即便是说话隔得稍远也听不见,所以大汉们默默站在大雨中,形成了一幕独特的风景。

    万良民也从车上下来,很快大汉们便把自己头上的伞移到了万良民头上,不过万良民却摆了摆手,自己打起了一把伞,然后拿出一包烟来,自己点上了一根,把剩下的半盒烟随手交给了身旁的大汉。

    社会人几乎没有不吸烟的,所以那个黑衣大汉也不矫情,直接接了过来,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点上,再把剩下的,交给了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“这天气,真他妈的操蛋”万良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吸了口烟后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别骂了,想当年比这更加残酷的天气我都遇到过,那天气才叫真正的操蛋呢,你问问老周,他是不是也遇到过”张浩和周爱国也受不了车上的那股燥热,从车上下来,正巧听到万良民在那骂街,所以张浩对着万良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”万良民说完,凑近了张浩和周爱国,因为雨实在是太大了,隔得稍微有些远,就根本听不见对方说话。

    “零下三四十度,你体会过什么感觉没有,而且还得趴在雪地中,整个身子都埋在雪下面,身上虽然穿着厚厚的衣服,也穿着贴身的皮衣,但是皮衣根本就不顶用,刚开始你可以感觉到皮衣在慢慢变冷,但是到后来你就无所谓了,因为你整个身子几乎都快冻僵了,要不是那个时候敌人已经中了埋伏,我甚至怀疑我会冻死在那里”

    张浩回想起自己在部队当中的经历,到现在还是还有些唏嘘,不过张浩也就只是说说,没有当过兵,你就不知道军人的苦,华夏能有今天安稳的日子,和军人的付出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周爱国听到张浩的话后,也是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,他说道“记得一次出任务,我们出任务的时候,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,直到到了地方我们才发现,发大水了,而且已经决堤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下游可是有着十几个村子,如果任由洪水继续决堤,下游那十几个村子将会荡然无存,全都会被洪水冲毁的。

    而恰巧此时的工程车因为道路问题,还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过来,如果任由洪水继续肆虐半个多小时,拿什么都晚了,所以领导紧急下令,用人墙来堵水

    那可是汹涌奔腾的大洪水啊,别说是人了,就算是一辆轿车下去,都会被轻易的冲走,可是既然上面已经决定了,那么这件事就必须执行,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我记得那时,我的连队排在第三个梯度下水,你知道我当时多么想第一个下去,因为刚开始下水的我的那些战友,下水后直接被洪水冲走了,即便是他们腰上缠着绳子,可是根本不管用,那洪水太大了。

    第一梯队的战友,悍不畏死的一个个跳到了水里,他们早就在来这里的时候,写好了告别信,交给了他们领导,所以他们是抱着必死决心来的

    当工程车来到决堤口的时候,我们已经形成了一堵人墙,我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用战友的生命形成了一堵墙,为工程车堵上决堤的大坝争取了极大的时间,虽然下游的村子也遭遇了大水,但是好在,没有受到什么大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我的那些战友,却再也回不来了,即便是大水退去之后,还有很多战友的尸体都没有找到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